2019年1月17日,8:58  星期四  晴
           蠢爹公司寄来新年礼物,各种鱼虾干货,一共八包,问他为什么以前没有?是不是今年在家才有?蠢爹加大了音量:现在级别高了,你以为啊?成天在家里让你们欺负,在外面我还是有点能耐的,管些人的!!!

[作者:xtihwxf 日记本:十月初八&八月初八 修改]

2019年1月17日,0:38  星期四  晴

        下午接大宝放学,路上碰到同班同学,大宝就喊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正准备上公交车,可能没听见,孩子奶奶回头看了一眼,恶狠狠的眼神让我有股想冲上去揍他得冲动。个老不死的婆娘。
         班上某次开放日表演舞蹈节目,他看到自己的孩子站在后排的旁边,她觉得自己的孩子跳舞跳的最好,老师没安排在前排中间? 那天过后,她就拿手机去找老师,说我家孩子在***(某个知名舞蹈机构)学跳舞,所有的老师都说她跳的最好,你看我拍的这些都是,你看她都是现在最前面中间的位置……真会来事儿(幼儿园曾经的班主任跟我们住一个小区,她的孩子现在又跟大宝一个班,经常一起玩,说起一些同学的家长,一个个的简直了)
        全校大汇演,你孩子连个动作都记不住,眼睛总是看别人,放第一排让人说老师教的不好的闲话吗?
        大宝站的是C位,嘿,还愣是让这种人记下仇了。蠢爹某次去幼儿园接大宝,因为下雨打着伞,雨水滴到她孩子身上,那个死婆娘居然使劲推了蠢爹一把,蠢爹可不是好惹的:大喊一声:你干嘛?死婆娘还理直气壮的说:你的伞上面的水滴到我孩子身上了!蠢爹气不打一出来,冲她吼:你不会好好说啊?把那个死婆娘吼的不敢吭声。蠢爹回来后还跟我说,那个女的敢再多说一句,我就动手,妈的,一把年纪还这样搞?

[作者:xtihwxf 日记本:十月初八&八月初八 修改]

2019年1月17日,0:6  星期四  晴
        蠢爹去公司培训,大宝二宝在家里抢东西,大宝不给,二宝就准备上口,被大宝用手掌抵住额头(我教的)不让她靠近,二宝不依不饶,又动手,大宝警告她:么么哒,不要以为姐姐打不过你,姐姐是让着你,你要是把我惹矛了,我就打你。二宝不信邪,大宝打了二宝屁股几下,边打边问:还打不打姐姐?不打你,你就不会长记性!二宝哇哇大哭。
        我一边吃饭一边看他们表演,同时跟蠢爹视频,看到二宝哭,我说让蠢爹去安慰安慰,隔着屏幕,蠢爹说:么么哒,可怜喔,姐姐打你了是吧?不哭哈,爸爸回来抱你啊……
        二宝一听到蠢爹的声音,瞬间收起情绪,右手抬起用袖子把眼泪鼻涕一擦,对着手机,恶狠狠的说:爸爸走开!爸爸走开!
        蠢爹都气笑了,假装可怜的说:你们就会欺负我!

[作者:xtihwxf 日记本:十月初八&八月初八 修改]

2019年1月16日,22:24  星期三  全天绵绵细
                 活到九十岁高龄就算长寿啦!
  昨天女儿接到牙科电话通知我去拿新做的假牙,因为我原先留的电话号码,因为每月一百多元的套餐,供我一部手机用,太不划算啦因此暂停几个月了!目前用的是海南号码,因此害得人家医院打了好几个电话,也没通知到我。最后还是在挂号部查到我女儿电话才得到通知她,让我去医院再去试新牙模。原先我还以为今天去把尾款交了,就可以带着新假牙回家了,可今天女儿替我交了尾款(1923.6元)还要等8天后才能拿到成品新牙呢。唉,一定至少还是要半个月啊!
  今天看到支部群里,有一则告示:我校退休职工陈璋同志(原学校数十年的老会计)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1月14日晚17时21分去世,享年93岁,陈璋同志的遗体现安放在景云山殡仪馆风义堂。特此向各位老同事告知。
  九十多岁在我看来也算是高寿了。但我查阅后才知道,“九十”的称谓可谓最多,也最有趣。一塚称谓叫“鲐背”,鲐是一种鱼,背上的斑纹如同老人褶皱的皮肤。又因人到暮年,皮肤上生出老年斑如冻梨之皮,故又称“冻梨”。在过去说的是:人到七十古来稀,可现在八九十岁仍很健康的老人也挺多比比皆是。在我们居住的院里就有好几位,屈指数来不少于六七位,年岁最大的是刘老师(据他儿子说今年已是百岁啦!学校档案上还不到?相差两三年!可他们活得是否幸福也未可知?但比起前几年早逝的刚退休不久就与世长辞拉!他们这些超出耄耋老人之外的,我认为绝对也应该是长寿的啦!现在我家隔壁的李大爷90多了(海南琼海)他还很硬朗还天天自己去锻炼身体。再看看那些来至全国各地的“候鸟”们晚上在大街边唱歌跳舞的人群中也不乏八、九十岁的老同志。我在百度上查“什么叫长寿”得不到什么确切结果,因此我冒昧把长寿定位于九十岁以上的老人吧......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 修改]

2019年1月15日,22:40  星期二  孟奶奶来访
                  他乡遇故知孟兆伦来访
  今天上午10点多钟家里座机忽然响起!我想不用问,一定是子儿打来的。因为这座机号码几乎没有别人知道啊!可真是例外了,原来是老伴的小学同学孟招伦同学打来的。后来才知道,这位孟奶奶是在我们群里看到我透露出去的信息后知道我们在琼海的。对于老伴的这位同学,我几乎忘得一干二净。唉,老啦!她是特意让她儿子开本田七座车送她来的,同车的还有她老姐姐和她的女儿。我去街口接她们时,两位年轻人没来我家,在车里等。她同学还专门从附近的小店里买了两包吃的,其实都是老同学啦又何必呢?我到老同学家就没有这虚礼。
  老伴的这位姓孟的同学,是位性格比较开朗的人,一见面就拥抱老伴,让人感觉她特别热情!听说她们孟家是个大家族而且还有些气。夸大一点说属于名门望族啦,因为在解放前贵州第一部小汽车,就是她家帮伪省政府省长周希胜运到贵阳的。据说是用很多人抬进贵阳的,当时出布告“汽车猛于虎;麽在当中阻....”她家七个兄弟姐妹,各个成才,她本人退休前是某大厂总工程师,她老伴八十八岁高龄,现在行动不便!他是名副其实的老干还是位领导。常年需要保姆照顾。孟奶奶身体确很硬朗,因此特别喜欢玩,还经常到世界各地去游玩呢。最近才从俄罗斯归来,欧美等国几乎游遍,今天她来造访老伴还是很开心的。从小学到高中,早几年在贵阳每月聚会时,她是场场必到,同学到现在还能想着专程来看望我老伴,真可谓:友谊地久天长喽.....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 修改]

2019年1月15日,14:48  星期二  晴
    马塞尔·普鲁斯特的书中充满了各种复杂的从句和长句,比喻和描写精妙绝伦,就是读起来着实费脑子,用词之考究、精准、独出心裁,句式之多变,都给阅读增加了难度,这么浩繁的一部大书,每一句话都那么精雕细琢,难怪要写十五年呢。我感觉我要好好地认真地读的话也需要十五年……
    他的行文方式也非常奇特,几乎是在不偏题的范围内极尽可能地把想到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倾囊吐露。比如《追忆似水年华》最初的几段文字,在我两句话就说完了。
    “我在半梦半醒间会有身处曾经住过的那些房间的错觉,清醒过来后发现并非如此,但我已经忍不住回想起与之相关的过去的那些岁月了。”
    他事无巨细的描写,似乎显得很啰嗦,读完后却不觉得有哪句话是多余的,是可以不要的。实在是他的每句话都写得太精彩了。
    而且我读的时候还不停地以百度充当词典,学到了不少词汇。

[作者:凉宫春日 日记本:凉宫春日的日记本 修改]

2019年1月15日,10:21  星期二  晴
  只有日子过得快“窒息"的时候,我才能来这里倾述一下。又是几天没说话,谁都不想理谁,今天他没事了,可我不行,都快39岁的人了,还是没有责任心,什么事情不主动不解决,非要等托不过去了才去想办法解决,能躲掉的就躲了,哎……想抛开所有,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怎么能做到呢,有时好后悔要二宝。
   昨晚他很晚才回来的,本不想问他的,还是顺便问了一下,也没回答我,这样我在想是不是又去见什么人了,有时候竟可能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么多。以后要学者坚强和独立,和他只是搭伙过日子。

[作者:eflash 日记本:eflash的日记本 修改]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