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1月22日,13:1  星期一  上午一直下雪
                    穿上厚棉衣和棉裤啦!
  刚才我已经打完了一篇,很长的日记啦!不知怎么又一下子全没啦?好可惜呀!也许是我回想到在北京读大一时,回想到老友欧培梅,当他看到北京的纷纷扬扬的大雪时,他曾对我说“我是多想到操场上的雪地里,打上一个滚,让雪花裹满我的全身啊”那才过瘾呢!我当时劝他,您可别做这种傻事,会叫人笑话你呀!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他在另一个世界里,看到或知道了,就把我所写的这件事儿给收走啦!
  啊,我坐在书房间里,隔着窗子向外看,这场大雪几乎把山头给盖白啦此番此景是我多年不曾见过的啊!等一会我应当用手机拍几张雪景呀!
  我忽然想到我也应该到楼下,甚至到花园里,体验一下雪地里的味道呀!但也怕邻居们笑话我这老头子,是不是发疯啦!大冷天不好好在家里呆着,怎么还到大雪天到外面去呢?刚刚的一阵大雪稍稍歇会啦,也许这点雪还不够堆雪人的呢?此时如果在学校里,操场上打雪仗还差不多呢。
  风后暖雪后寒,我因为今天穿上了厚棉衣厚棉裤又坐在房间里,并没感觉到冷呢。幸亏有女儿帮忙,她费了好大劲总算忙完啦,雪下到这时候也结束啦。我也该上床歇歇啦,这一切都应当感谢这场雪,更应该感谢我女儿让我穿上厚棉衣和棉裤啦......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4年1月21日,6:40  星期日  只有4度
                       整理内务
  对于这四个字,我应当一点也并不陌生!但总没有做得很好。也可以说我自己并不很满意!先说自己的卧室,应当很整洁,再有就是应该也要很美观。先说窗帘吧那还是前天,小凯帮我总算令我满意啦,这一点还真是应该感谢他喽,女儿和我虽然想了好几样办法,却始终没有成功,最后还是小凯的办法,也总算彻底解决好啦。另外我还请他再把女儿拿回来的小音响,使它能使用,且放出声音来。女儿常说的那句话“凡是电器这类东西,常时间不用就是要坏了,也就是打不开机啦”
  唉,她说的也真没错!也真是如此呀。大概是贵阳这地方因太潮湿的原因嘛。
昨天总算把小书房整理的好多啦,也就是首先把女儿从她哥哥的办公室搬回来的东西一个大口袋里边的东西清理出来啦,放到在了书柜下面的两个大抽屉里啦,主要是多年前的没用过的本子,还有一些书籍。腾出来的大包袱因为下边破啦,女儿要把拿个大提包它丢弃掉,理由是那个大提包是纸的不结实,所以只有丢掉啦!可我本来想把下面底部补一补,还是可以用的。不过女儿要丢也就随她去吧。但总算把里边的东西,都放到书柜下面的抽屉里啦,现在看起来书房清爽的多啦,也算是把书房里的内务清理的好一些啦......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4年1月20日,9:19  星期六  又是阴天呀
                        今日大寒
  大寒是二十四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啦!这天也是腊月初十,还有就是再过五天也就是腊月十五日,就到了我的生日啦!我奶奶常对我说,你一出生就满一岁啦!我也常常对我儿子和女说,我的生日很好记,也就是再过十几天就到过年啦!
  唉,我听女儿说,人过了八十五岁,就不再过生日啦!但这是为什么我就不得而知啦?我应当在手机上查查其原因啦?可我在手机上查了很久,也没查出什么关于把十五岁有关说法的事呀,但也有一种说过了八十五,就过正(数)不过零数啦!
  如此看来,我还是可以再过几天,还是要过啦!因为女儿和小孙女都在订购生日的蛋糕啦,不过我女儿还是说,要定小一点的就行啦,不要订的太大的,因为大家都不怎么太喜欢吃呢!唉照我说最好是不要定啦。我还没忘以前(那时是所谓的困难时期)儿女们过生日,老伴就给过生日的,儿子或女儿煮一个鸡蛋,吃了就算过生日啦。跟本就没有什么,还要吃蛋糕吹蜡烛之说啊,现如今都是学的外国的一些洋玩意呀,应当从我做起,就去掉这些洋玩意,其实这些洋玩意,无非也就是多花钱嘛。
  今日可是大寒节气,我却不知道该吃些什么喽?不过昨天女儿已经在包饺子啦,我想可能是今天一定是要吃饺子喽。唉,吃什么都行,但别忘了也给老菩萨上点贡就行啦......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4年1月19日,7:30  星期五  四九天啦
昨天才是腊八呢!
   女儿为了腊八,昨天还特意到“南明寺”乞讨八宝粥去啊!多年前小孙女也曾拿着锅,到庙里南明寺没花钱,打来一锅八宝粥。现如今已经再没有此等好事啦!是何原因呢?据女儿说是因为庙里挣得钱太多啦,我倒有点纳闷,庙里收入多啦,怎么反而还不卖粥啦呢?唉,我就不再想是为什么啦。
  但昨晚小孙女和小凯都来啦!而且还买来不少礼品,有一箱车厘子他们说不新鲜还要退换,我倒不觉得还有什么不好啦?还有几个其名字一时想不起来啦?唉,后来才想起可能叫芒果吧?
  昨晚因为我第三次外出到花园里,没有赶回去吃晚饭,她们确一只等着我回去大家一起吃,特别是因为有女儿特意做得,一盘油炸八十元一斤的小虾米。大家都赞美十分好吃。这使我想到因为是过腊八节嘛,又也是为小孙女也来啦,这四十元也值呀。我不会打电话,我才用我手机回了短信,让她们先吃吧!但后来她们还是等我到了回去才一起吃的。我觉得大可不必如此呢。
  昨天最应当夸奖的一件事,就是小凯他能动脑子,把我的窗帘给挂得弄好了,让我很满意!她们临走时我还特意让女儿带我谢谢小凯,女儿却说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可谢的呢?但这却是我一桩心病,如今靠墙那头很整齐啦,我瞧着就高兴啦,而且也没有风和光进来啦,我才心满意足啦......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4年1月18日,7:19  星期四  阴云满天
                      今天是腊八节
  昨天是农历腊月初七,是三九的最后一天!可女儿确把它当成了“腊八”啦!因此她凑了很多样杂粮!煮了一锅八宝粥,把昨天当成腊八节啦?还说我让她看看手机上,究竟吃腊八粥是什么意思?直到此时女儿才认清处,原来她把昨天当成啦腊八节啦!不过她还是让我喝了一碗她熬的腊八粥!
  昨天她总算搞清楚啦腊八的古老来历,我在女儿给我买的月份牌上看到是说来历是“释迦如来成道日”,可我又在手机上查到是明皇帝在庙里自己在庙里从老鼠洞里掏出来的东西煮成粥,而得来的八宝粥。唉总而言之各种说法不一样,就随传说的吧!反正今天女儿还是要去“南明寺”去庙里去花钱买粥呀,我还记得戴隽小的时候她还为我们从庙里,掏回来庙里不要钱的粥呢!现如今哪有不要钱的事呢?但只要女儿有这份心就成啦!
  这使我回想起多年前,我老娘(继母)来我们贵阳家,那时候我们还刚分到学校的家属宿舍,有一次是星期天,我带着她去南明寺,她还是很虔诚,买了两份香,本来我以前常去那儿的,为的是逛南明河边上的早市。这次陪老娘专门进到庙里来,她要买香而且是两份,她还对我说:“哪有到庙里不烧香的呢?”于是我还是第一次陪她到南明寺烧了一回香,这也是有生以来,记住了进庙要耍烧香啊,可我女儿今天是否会烧香呢?我就不得而知啦?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4年1月17日,6:54  星期三  或许是好天
                         明天就是腊八啦
  小的时候,我常听大人们说,腊七腊八冻死寒鸦(乌鸦俗称)!还有的说: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因此说来临近过年是越来越近啦!我女儿在一样一样安排着过年的事儿啦。她已经开始把阳台的玻璃,和我房间的窗玻璃擦得干干净净,这可是她和小李的功劳啊。并且连我在日记里准备,应该好好清理一下的,房门外的一进门就瞧见的,一小块地方啊,我还没想到我女儿和保姆小李,已然规整的很好啦!我还猜想是不是她看到我在日记里安排的项目呢?但如此一来使得我的书房又要增加不少零七八碎啦!不过也只好如此啦。至于书房里也只有我自己今天来慢慢收拾啦。我还是止到昨天才发现,那些放在书柜上面的“保健品”原来还以为都是我们想当年花的冤枉钱买的保健品呢?原来有些本来就不是我们买的保健品啊,但不过已经都过期啦!唉,年前来个大清理也是应该的嘛!
  女儿还是一步一步按步就班地,进行着年前的各项工作安排。她已经在准备腊八粥还有腊八蒜啊,这也是为了过年吃饺子的食品,可不可或缺的东西啦!今天也是三九的最后一天啦,明天就进四九啊!很难想象呀,可这是贵阳这两天气温一直很高呢?总没有冻死猪狗之说啦!今天的日记打完啦,时间还刚刚六点半呢......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2024年1月16日,7:10  星期二  最好是晴天
                      开始准备过年喽
  想当年七十年代初,我们刚般回到学校以后,曾住在二楼原来的一间教室,改成的两间宿舍时,当时还要把一间隔成两间,中间用木板隔开还做了个木门,隔墙上还做个小窗子,我和老伴和女儿住在里间,儿子一个单人床他睡在外间。其中房间有三个大窗子,有两个大窗子要有个大窗帘啊,可那时候我就只好买了两块彩色塑料布当窗帘喽,我记得当时我还用白纸,给房间的木隔板糊墙,这就是当时为过年,所做的一切准备喽。但心里还是很高兴啦。
  到后来分得一套家属宿舍,而且还有了一个阳台,我们家当时过年前,就把阳台用玻璃窗给封啦,可那好多窗子的玻璃要擦干净,可就要费好大功夫喽,这活儿别无旁代一定是该我要干的喽。
  想到现在搬到保利温泉以后,每逢过年擦窗子的活都是请人干喽,当要至少花一百元,再加上擦鱼缸,又是要一百元,这样过年前就是要花费两百元啦!
  因为我今年提出要节约过日子啦,因此这两笔钱就计划能省就节省吧!因此我看见从昨天下午,我女儿和保姆小李,已经在自己擦窗子啦!这可是良好的开使呀!

[作者:老陆 日记本:老陆的日记本 修改]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     
 
http://www.diary365.net : since 2000